芳微切 – 林霏开 – 看人间葱茏

23/04/2012

宜霏宜静

Filed under: 霏常生活 — 瓶子 @ 11:57 上午

小静静已经4个月了,我爸妈已经来了5个月了。下个星期爸爸就要回家,我们给妈妈办了签证延期,希望她能待到今年9月份,孩子们再开学以后。

可想而知多久没有更新博客了,厚厚!

废话少说,先上照片。

图像

小宜静出生于2011年12月20号,属小小兔子的。

目前已经慢慢走出混沌状态,开始见人就笑,自己没事儿抓抓玩具,吃吃手,扭扭身子,明明是个大姑娘了么?!不过半夜里还是会醒,需要吃吃奶什么的。。。

相比姐姐而言,给宜静的照像频率大大减少,写文章,留纪念也是凤毛翎角,这俩孩子的待遇可真是不一样啊!

图像

宜霏很爱小妹妹,经常不知轻重的搂搂抱抱,搞得我们都很担心。她拒绝我们叫她“小姐姐”,因为她是个“大姐姐”!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对了,忘通知大家了,大姐姐剪头发了!剪得很短很短!

不过现在大姐姐长大了,给她照照片已经越来越难了,不是做鬼脸就是乱动,总之完全不配合了。

还是小娃娃好摆布啊!

图像

29/03/2012

小小更新

Filed under: 随笔拈来 — 瓶子 @ 11:51 上午

.

产假回来上班已经两个多星期了,要做的事情很多,有点忙。好在爸爸妈妈在我们这里,家里有人照顾,孩子有人呵护,回家就有饭吃,真是幸福的时光!

昨天是小女儿宜静100天,我请了一天假,上午在家里准备准备,下午出去照相,晚上吃饭回来已经10点多了,大人小孩儿都疲惫的不行。 过几天拿到照片再说说具体情况。

前天和一个同事T出去开会,工程地址在离T的父母家不远的地方。开会很顺利,天气也好,大家心情都不错,T说有段时间没看见他父母了,想顺便去看看。 这是从小到大,他成长的地方。

一路上,他不停得给我指着外面的景物,这家店原来是肉铺,现在改成保险公司了,那家店原来是咖啡馆,现在变成银行了,等等等。 对他来说,这一带变化最大的就是一个曾经的垃圾场被重新覆盖了土以后变成了一个绿化得很好的小山坡。个别有些老房子被拆了,盖上了新房子,有些曾经的空地也搞上了工程。不过道路基本上没变,感觉筋骨还在,这些安静的小城市在慢慢的生长。

到了T的父母家,他给我介绍,这片地是他的曾祖父买的,他曾祖父是个面包师,最早在这里建起了面包房。后来他把房子和手艺都传给了T的爷爷,2战时,他爷爷去打仗,回来的时候这里已被夷为平地,于是他在原来的基础上再盖,又在这里当起了面包师。 眼见的这房子就是T的爷爷盖的。随后T的爸爸也做起了同样的生意,一辈子住在这里,养育了6个孩子。这六个孩子长大成人,也都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

说是小家庭,也不算小,其中有两个家庭有4个孩子,三个家庭有3个孩子,一个家庭有2个孩子,所有曾子孙中,最小的只有两个月,也就是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再有添丁。。。 有点可惜的是,这六个孩子中,没有人准备接替父母的工作,于是14年以前,T的父母退休了,关了面包房,过着安安静静的养老生活。

说着话,T的父亲打开了门。这位马上就要过80岁生日的老先生高高瘦瘦,带着眼睛,杨子可亲,精神很好。他的老伴出去买颜料,没能见到。我进门才发现房间里面到处都是T母亲画的画,抽象的写实的都有,水平不低。 寒暄了几句,他带我去参观过去面包房留下的房间,这里有很多现在看来的古物,旁边甚至还有马棚,过去的面是用马拉来的。在我看起来样样都很新鲜,有点像个小博物馆。

这趟小小的行程以后,我不得不感叹人与人的生活方式是多么的不同。

T40多岁,思想敏捷,受过良好的教育,但却从没想过离开家乡,到陌生的地方寻求自己的天地。 他的父母就在这儿,他出生的房子,也是他父亲出生的房子,他虽娶了个意大利姑娘,但也是移民的后代,他们两家至今也只有百米之遥。 虽然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他们也选择在城市安家,但离自己的老家也不过半小时路程。我们走过的路,也是他小时候走过的路,他童年时候看到的青砖片瓦处处皆在…… 这里,像他这样的人很多很多,老房子老建筑也安然矗立。

我出生的房子,是我爸爸盖的平房。我们有一间半的住房,加上一间厨房和一个储物间。到现在我还能隐约记起他和来帮忙的朋友一起垒转的情景。那间房子保存了我童年的所有记忆,直到18岁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才搬离。 我们离开的几年以后,整个那一片平房被夷为平地。我曾经想过好几次去那个废墟走走,照几张照片,看看家门口的蚂蚁洞还在不在。 但总是因为种种原因一拖再拖,仿佛如果我不去,那地方会永远的等着我……直到有天,地被圈起来了,很快的盖上了一片灰白色的楼房。那时候,我才明白,有些东西,过去了就回不来了。

后来我离开家乡,10年间每次回家都会为家乡的变化愕然。我不能说每个变化都是不好的,但变化得太大了,好像是把一个人所有的记忆彻底抹去,一切重头再来,,,这变化,不好接受。

咱中国人讲实际,只要现在的日子过好了就好,可是,“过去”真得那么不重要么?被忘记时间长了,就变成主动忘记了。

我自己也是个生活在别处的人,也曾经喜欢处处寻求变化,甚至曾经迫不及待的要逃离自己的圈子。 肯定是年龄的原因,慢慢的觉得那种踏踏实实貌似千朝一日的生活,其实也好。甚至为之肃然起敬。 这对我来说,算是一种新的变化吧?!观点上的变化,因为过去已经回不去了,虽然今后的路还在脚下。眼睛看着一波又一波与曾经的我一样的青年前仆后继。

21/09/2011

身份照片,照你不容易

Filed under: 霏常生活 — 瓶子 @ 6:58 上午

小霏学校里要求交两张身份照片。我现在发现,有了数码相机很多照片都可以自己在家里解决,效果常常能比照相馆里的好,主要是可以控制表情,多照几张,找出来好看的。

当然光线很重要,因为每天上学下学,真正适合照照片的时间并不是很多。

小孩子照相好像尤其困难,即便是不停的提醒她:“不要动,站好!”对方就是充耳不闻,不停变换姿态和表情,结果出来的效果就是这样滴!

后来又连续照了三回,要么是发型不合适啦,要么是其他问题…… 搞得模特都觉得好奇啦:“你照完了没有?让我看看啊!”

我倒是想照完呢,你得配合啊小姑娘!!

最后最后最后,重要挑出来一张合适的,这个还可以吧?!!

不许说不可以!!!

16/09/2011

三岁时的小贴画和旗袍照

Filed under: 霏常生活 — 瓶子 @ 7:54 上午

这几天翻翻电脑才发现原来三岁时给小霏做的小贴画和当时照的旗袍照片没有贴到博客上,两个月都过去了,现在补上也还不算太晚吧

从国内网上买的细条绒布制的小旗袍,穿在身上还合适,估计明年春天还能再穿一次。

中国小姑娘穿旗袍,是不是也有种温婉的感觉呢??

头上看到了一只热气球!

14/09/2011

慢养与我的故事

Filed under: 随笔拈来 — 瓶子 @ 12:34 下午

上初中的时候,我有一段深刻的记忆不常与人提及。

我们初中三年的班主任是一个个子高大,戴眼镜的女老师,她的样子还能很清晰地浮现在我眼前,但手指伏在键盘前良久,我却无论如何想不出她的名字。可见这个当年这个在我青春叛逆期留下印迹的人,如今看来,也无异于其他过往。

我从小就是那种不显山显水的孩子,胆子不小也不大,算是比较听话和认真,成绩中等偏上,相貌平平。可是到了初中,不知当时是什么原因,成了班上最不受这位老师喜欢的学生之一。也就是因为我看出她不喜欢我,激起了我心中潜伏已久的叛逆情绪。

我暗地里做了不少小动作,算是对不满情绪的发泄。比如上课故意不听讲,不看黑板看窗外;趁老师不在的时候对教具搞些小破坏;在作业本上随便涂鸦…… 这算是个“破罐儿破摔”的典型例子吧。每次的后果可想而知,和老师对着干还会有好果子吃? 何况我还是个特别要脸面的女孩儿,每次她当着全班人指明点姓的批评我的时候,我总是哭得泣不成声。我的眼泪是自尊心受挫的眼泪,但心里对她的恨更加深一步,满脑子想的是下一步该怎么应对。

事实上,我是很怕她的,操场上远远看到她我都会藏到角落里,避免和她擦肩而过。但在同学面前,我还是要表现得很坚强,看来毫不在乎,其实当时她的名字,想想都会让我颤栗,所以自然的,那段时间,妈妈是我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如今记不起多少次,我扑在妈妈的怀里涕泗滂沱。

终于有一天,我被请家长了。其实我的学习成绩不差,在班上也绝说不上调皮捣蛋,所以虽然与班主任的种种对抗,请家长还是第一次。那一个早上,我在教室里坐立不安,想象着班主任正在不知道用哪种口气历数我的不是。中午回家吃饭,我问妈妈:“老师怎么说?” 出乎意料的,她很轻描淡写地告诉我,老师觉得我很好!虽然有时候有点顽皮,但还是个懂事的学生!!!

用“震惊”二字形容我当时的感受一点不为过。就是那一瞬间,我在心里为这老师筑起的高大堡垒统统坍塌下来,我开始忏悔自己劣行,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惭愧。之后的一个星期,我为老师写了封信,表示我要与她化干戈为玉帛,并且告知,无论她现在如何看我,我将来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这封信,我鼓起了极大的勇气塞到了她手里,随后我就真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后来直到很久我一直对这位老师念念不忘,还总是想着某天去看看老师,在她面前鞠一躬,谢谢她对我的宽厚。直到上大学以后的某一天,我和妈妈提到这个想法,妈妈对我说:“其实也不用。她当时说了很多你的缺点和不足,只是我那时候没告诉你而已。”!

我现在也已经是妈妈了,对各种育儿理论和经验也很感兴趣。如今提到对孩子的“慢养”,不知怎的,我总会想到自己的母亲。我从没问过她选择了哪种方式把我们教育成人,但我和哥哥都还不让父母失望。她对我们所花费的心力,我们也很少真正思考过。像当年我在她怀里泣不成声的时候,她也会很难受吧?她也在想怎样才能让孩子好过些吧?那次请家长后,她对我没有任何埋怨和期许,她选择的只是信任,对孩子的信任,也是对自己的信任。

不知有多少父母能够说自己真正懂得怎样教育孩子?无论是黑幼龙,龙应台,尹建丽还是韩国妈妈,没有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沉淀,谁也无法为别人指出一个正确的方向。甚至每个人指出的道路,也都是个例,后人无法循声而趋,因为每个孩子都是那么的不同。教孩子学习,带孩子上音乐课,这些只是教育中的小小一部分,真正的教育渗透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无论翻开哪本成熟的育儿书,对孩子幼年时能力的培养都只是很小一部分。

我想无论我们愿意不愿意,养育孩子永远都是个漫长的过程。父母能做的,只是观察,思考,且诚心诚意的与孩子心与心交换。用心去应对孩子的每个行为,每个眼神,这也许才是最重要的吧?!

09/09/2011

关于小朋友的托管(法国)- 保姆/托儿所篇

Filed under: 霏常生活 — 瓶子 @ 10:08 上午

大体说来,小孩子三岁以下上的叫做托儿所,三岁以上的是幼儿园,之后就是小学了。

小霏小朋友刚出生不久的时候,我查了很多信息,比较上托儿所和找保姆间的利弊。当时的结论是托儿所是“宝宝工厂”,老师不太负责任且不会学到什么东西。如果经济条件允许的话还是找保姆比较好。于是我放弃了从怀孕三个多月就开始注册的托儿所名额,开始转战寻找合适的保姆。(在法国很多大城市,托儿所的位置非常紧张,往往从注册到申请到位置需要很长时间)经过了N多周折,考量与犹豫,最后选择了一个离家不算太远的保姆。

大概从小霏5,6个月,霏奶奶回国以后,我们们天早上把女儿送到保姆家,每天10个小时,下了班去接,这样一直持续了整一年。这个保姆是个很朴素的法国人,五十岁出头,人很老实不善言辞,不过能感觉到对孩子是真心实意地喜欢,虽然我承认刚开始有很多顾虑,但最终还是觉得孩子托付给她是个不错的选择。

由于霏奶奶回国前夕为找保姆的事儿伤透了脑筋,我决定重新申请托儿所,且当时四处打电话寻求帮助与理解,最终才在小霏18个月的时候排到了一个位置。当时虽说和保姆关系也很融洽了,但考虑到孩子大了,还是该多接触其他小朋友会更有益身心发展,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接受了这个位置。

我们当时心情复杂有很多原因,一来找不到任何渠道了解这个托儿所的具体情况,二来他所在的街区口碑平平,三来离家很远,差不多要穿过整个城市才能到(好在我们这里不是国内城市的规模)。但问题时,如果当时我们放弃了这个位置,就意味着要重新再申请!也就是说还要再等上一年多!等孩子两岁半三岁,上托儿所就没什么意义了!

上托儿所大体流程是这样的。先与园长一对一见面,她带着家长和孩子参观和介绍园子的情况和老师们。两周以后正式入园,刚开始有一个星期的适应期。从第一天的一个小时,到第五天下午四点钟左右来接,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且每个小孩子都有一个监护老师,新入园的小会受到监护老师的特别照顾,等等等等。小孩子刚开始入园离开爸爸妈妈往往都要哭上几天,说实话,小霏当时哭了几天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即便不哭了,早上也总是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好几个月以后她才真正开始放手。。。

记得第一天到学校报到时,我们和一个家长同时进到门里。

那个家长看到我们是新来的,用一种非常肯定的口气说:“你们放心吧,这里是个很好的托儿所!” 当时听到这话,心里觉得暖暖的,且随后的事实证明,他说的一点都不错!

第一次与园长见面,感到这里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每个人都是笑盈盈地对人。从第一天入园开始,我惊奇的发现从老师到餐厅的服务人员,每个园子里的员工都能一下子喊出小霏的名字,而且每人个人都会像老相识一样的与我们和孩子打招呼。要知道小霏的名字较之其他小朋友的比较特殊,我们身边的人也常常会记好几次才能记得住…… 另外,托儿所里每天组织的活动非常丰富,可以说超出我的预想之外。几个月以后,小霏已经学会很多东西,唱歌,画画,讲故事,做手工等等,此外他们还常常组织家长参与的活动,且每天的接送,与每个家长都会交待很多孩子当天的状况,家长们也随时把各种孩子的情况与疑问拿来跟老师交流。更不用说我们常常收到的小霏的“作品”,过年过节的各种礼物,以及每个孩子过生日时为其他孩子发送的小糖果。

以后的日子,当小霏适应这里的环境,她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小朋友们也都愿意和她一起玩。老师们都很喜欢小霏,好多家长也时不时过来表扬她,告诉我们小霏与他们孩子之间的故事…… 我最初担心的语言,文化甚至种族问题,好像在这里完全没有感觉到。(也许是因为孩子还小,希望将来也一切顺利。)

总之,我们包括小霏在内对这个托儿所的喜爱溢于言表,以至于一年半以后,当小霏结束“学业”,准备上幼儿园时,我们对这里的感觉除了舍不得,还是舍不得。

我在四个月时,为现在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开始注册托儿所了,其中公立托儿所,只选定了这家。那里的老师们和园长知道我怀孕了也非常高兴,她们表示希望这个小小宝宝也能来这里,这样她们也还经常有机会见到小霏,并且好几个人都说:“相信会是一个和YiFei(小霏)一样乖巧懂事的孩子!”

衷心感谢那里所有的人!

照片都使用手机拍的,有的不太清楚,只是留个纪念,凑合着看吧。

这里是入口和走廊

这里是楼上的活动室和其中一间饭厅(活动室里刚组织完活动,还没有完全收拾)

可惜没有教室的照片。。。

所有照片照于2011年7月29日,小霏托儿所的最后一天。

07/09/2011

最近的情况+小霏也上学啦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瓶子 @ 4:29 下午

好久没有更新了。
今年假期我们没有回国,利用时间去巴塞罗那玩了一圈。



没有回国的主要理由是因为小霏将在12月中下旬就会有个小妹妹啦!(目前医生说是女孩儿)那么我和霏爸也将升级当两个孩子的父母了,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一点点。
这几个月来,小霏的语言水平又有了很大提高,尤其是汉语,毕竟假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爸妈在一起。我们很明显的感觉到她对周围事情越来越理解,而且也开始有自己的判断和意见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小嘴巴总是不停地说来说去,好像生怕我们听不到她的想法。也就是因此,与我们之间的语言交流越来越多,我和霏爸往往是听了她的一番话以后,相视唏嘘,“啊,这么小,已经能这么说,这么想了!” 加之很多逻辑听来天真可爱,于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女儿长大了!”


关于我怀孕的事儿,目前为止最难过的还是前几个月,现在已经好多了。不过睡眠不好,消化不好的问题还时常困扰。希望之后能够顺顺利利,安安心心的度过。

另外一个大事情,就是小霏从这星期一开始上学啦!!

别误会啊,不是上小学,是上幼儿园。我们这里从上幼儿园开始就叫上学。这不,都已经三天了。大体状况是,早上天天哭,晚上看起来倒是很开心,不知道这早上的问题能止于何时?

有时间的话,我仔细说说这个事儿喽。

16/06/2011

我要去上海

Filed under: 霏常生活 — 瓶子 @ 1:03 上午

P1040168

 这张是五一劳动节那天拍的。

小霏一段时间以来开始喜欢捡东西了,捡的全是小石头和路边的小野花,然后统统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石头还好,至少还能得以保全,野花儿们拿出来就惨不忍睹了,加之参杂着泥浆和汗水,还不如石头好看。不过小霏好像从不介意,捡来的东西全部是用来送人的,主要的对象是我和她爸爸,还有远方的奶奶姥姥姑姑和SJ小哥哥。

眼看着一个耷拉着细细老鼠灰尾巴,仅能从排列有序的花蕊纹路中分析出曾经是一朵小小雏菊的小土蛋蛋,就这么颤巍巍从孩子的口袋里掏出来,小手的背后是一双大大的奉送惊喜的期待眼神:”妈妈,送你一朵花!“。

这,我能说什么呢?当然是满脸欢笑,大声致谢,并告知以后不用送花啦(咱俩谁跟谁啊!),然后奖励一个大的的吻。小姑娘柔软的心得到了满足,随即大方的告诉我,不是一个(朵),是好多!!口袋里陆陆续续开始抖落,1,2,3……真的好多……拖着尾巴的小土蛋蛋啊!

这么一大把放到桌子上,趁小霏没注意,霏爸问我:”该怎么处理?“。”扔了呗!“可就是这时候,也奇怪了,小霏好像总是有种顺风耳的特异功能,无论在屋子里的哪个角落都能传来一声很凄惨的:”不要扔我的花儿!“ 我和她爸只好相视尴尬一笑。并且往往第二天或第三天,小霏还会问及:”我的花儿呢?“ 我会告诉她:”花儿们累啦,回家休息啦。“

愿花儿们真能好好休息!

其实我小时候也有这癖好,喜欢捡东西。虽然忘了当时的初衷,但对这行为完全理解。

……………………………………………………………………………………

旅游

好长时间以前的事儿了,有一天晚上睡觉前,小霏躺在床上严肃地告诉我“我要去旅游。” (还说的是汉语!)

我问她,你还会说“旅游”?!你知道啥是旅游么?

她没说话。

我换了个方式吻她:”那你要去哪儿旅游呢?“

她说:”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哦!我一阵惊讶,原来她还真知道旅游是个咋回事儿!

才两岁多,三岁不到,就说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这丫头……真是俺的闺女!

……………………………………………………………………………………

我要去上海!

这说起来也是一个多月前。

小霏对上海这个城市的名字并不陌生,因为姑姑在上海上学。

这里热烈祝贺一下,姑姑被学校保送上了研究生!希望将来小霏也能这么有出息!
那段时间,我们这里天气很好,罕见的连续三个多星期的艳阳天。估计这样的天气让所有的上班族都对沙滩大海充满了神往,托儿所里的老师也不例外!所以一段时间以来,小霏与我们谈话的主题总是“vacances"(度假),“la mer" (大海)等等等。

几个星期以前,小霏就开始给我们提要求,并有的放矢的做洗脑工作。

“我要去上海!”

“噢,去找你姑姑么?”

“嗯,avec mon seu, pour ramasser des coquillages! (戴上我的小桶,去捡贝壳!)”

“啊?!去上海跟捡贝壳有啥关系呢????”

……  后来我才明白。小霏刚从国内回来,在老家,出去逛街叫“上街”,我猜想去公园也可能叫做“上公园”,那么想去看大海的话,为啥不能叫“上海”呢?!!

于是一个月前的某一天,我们一起上了海。那时天还挺冷,风也很大,不过小霏还是很开心的,捡了几个贝壳回来,如数家珍。

有图为证,请见”小老妈儿赶海“

P1040245

同一天,我们去了水族馆。(其实在海边也就待了十分钟)

这个水族馆我特别喜欢,里面面积不算太大,安排的很合理,内容很丰富。

脱了外套的小妞儿看起来清爽多啦!

P1040265

这张是学嘟嘴的小鱼。

P1040260

我的博客不常更新,记录的也不勤。其实小霏现在成长为一个非常活泼爱笑爱说的小姑娘,每天在她身边,有数不清的欢声笑语。

P1040290

 还有几天,她就三岁了,希望到时候能及时更新信息。

目前的情况一切都好。

她特别喜欢唱歌,会唱很多歌词复杂的儿歌。

也喜欢跳舞(随着音乐乱晃,算跳舞么?)

吃饭情况良好,且不算挑食。

特别爱看书(好像从两岁半开始,就连上厕所都拿本书了,这个还是比较夸张的,随爸爸和姑姑?)

非常通情达理,一般不会随便乱发脾气,而且基本能和她讲清道理,道理通的话,她就会听。

说话算数,信守诺言。

比较有自制力,一个小孩子能做到这点,不容易。

在托儿所里,是受老师和小朋友欢迎的孩子。

老师还都挺喜欢她的,说起话来,对小霏的评价都不错。而且我最担心的语言问题,好像目前也不明显。

我平时在家里和她讲中文,觉得她的中文水平应该会比法语的高。不过到了托儿所,老师反映很少听她说中文(说了也不懂呗),说她的法语水平不错,交流没什么问题,能清楚地表达意思。甚至曾经还有几个小朋友的家长跑来对我说:”你家孩子语言水平真高!“ 搞得我惊喜之余也觉得惶恐,得保持住啊,主要是看将来呢!

另外,在托儿所里,小霏也喜欢充当老师的小帮手,帮忙其他小孩托袜子,换衣服什么的。小朋友哭了,有时还懂得去安慰,俨然是个小姐姐!

而且,她的朋友好像也很多,小朋友们也都愿意和她玩。她呢,每天回家也是总跟我念叨那几个好朋友,每天都跟我讲讲托儿所里发生的事情。

不过缺点是,胆子比较小。遇到与她有冲突的小朋友,她不太会反抗和自我保护。

有一次晚上睡觉前,她突然对我说:”托儿所里有小朋友欺负我,我就哭!“

我问:”哭有什么用啊?“

她说:”哭老师就来了。“

我告诉她这样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能总是找老师,要自己学着解决。为此我还特意和老师沟通了一下,老师说:”也不是总哭,但这种情况她确实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随后,老师和我都教她该利害的时候也要学着利害,要懂得保护自己。小霏听着,就是甜甜的笑,希望她将来懂得该强硬的时候,也要强硬。

另外,小霏也是个非常重情义的小姑娘。

和别人接触接触,喜欢人家的话,就总是惦记着。前段时间回国,还特意要求给她的几个托儿所好朋友带小礼物回法国。

今天晚上爸爸去德国出差,没回家。小霏睡觉前叫了很多声爸爸,而且还为此流眼泪。我一直劝她,明天爸爸就回来啦,她才慢慢睡着。

小姑娘的心啊,像是一碗柔软的鸡蛋羹!(我们今天晚上吃的就是水蒸蛋。)

 

 

01/05/2011

哦,你的甜蜜

Filed under: 霏常生活 — 瓶子 @ 11:29 下午

哦,你的甜蜜,打动了我的心。

虽然人家说甜蜜,甜蜜

只是肤浅的东西。

P1040116000

哦,你的眼睛,是闪烁的星星。

是那么样的 Shining Shining

吸引我所有的注意。

MIMI

你是我的棉袄啊,

我是你枕头,

你时时刻刻温暖我啊,

我为你找到最舒适的姿势,

休息,休息,

你玩累了的心。

你的体贴,你的乖,

你的温柔,你的笑,

在我的眼中,

无时无刻不美妙。

我愿这样搂着你,

看你甜甜地这么睡,

让时间

粘合,粘合,

一动不动,

哪怕只是一片刻。

(要说奇怪不是,自己的娃儿,怎么会这么爱涅?)

 

18/04/2011

单身独眼日

Filed under: 百味生活 — 瓶子 @ 5:04 下午

0

过了将近两个星期的单身生活了,这十几天的日子,懒懒散散,悠悠闲闲,松松垮垮也孤孤单单。因为眼伤的缘故,之前花花绿绿打发时间的方法,都简化成躺在客厅沙发里闭着眼睛听评书,这几天伤势基本恢复才又恶习难改地没事儿上网闲逛。

眼伤的情况是这样的。小霏回国的前两天晚上,我哄她睡觉,念完故事书以后她问我书的最后两页写的是什么内容,我告诉她是作者介绍。她问我什么是作者,我说是写书的人,然后告诉她一个人会写书,写得好了的话就可以出版,就会有很多人看到他写的东西,那这个人就是这本书的作者,将来可能会成为作家,在书后写上这个人的介绍,让更多的人了解她。于是我问小霏:“你愿意长大以后当作家么?” 她说:“愿意。” 还说“在书上写上霏霏的名字,还有Emmy.” 我听了一下子很兴奋,一来是第一次和小霏谈到职业,她表明了她想当作家,二来她竟然还能说出自己叫Emmy,我是从来都没跟她说过她的这个名字!只是前不久有人问起她的西文名字我提起了一下,这丫头就自己记住了。
那时,我像天下所有傻乎乎的父母一样,为孩子一点一滴的成长而感到幸福,就赶快叫来了霏爸,想和他一起分享这溢于言表的快乐。。。结果,乐极生悲,我跟霏爸说话的时候,脸还是靠近霏霏,这小丫头知道表扬她,一兴奋,一抬手,手指正划到我的眼睛上,我见明光一闪,当场抱着脸,泪流不止,右眼就睁不开了。霏爸见势不妙,坚持立刻上医院,我一看强拗不过,就答应了,事实证明,不去医院麻烦就大了。
深夜里,我们俩大一小三条影子摸索了半天,才找到眼科医院的急诊入口。这眼科医院大楼是70年代的建筑,也是医学院的所在地(好像),建筑规模之大,在我们这儿算是少见,我一手领着小霏,一手捂着眼睛,黑暗里,在穿过那个巨大门廊的那一刻,心情也竟然感慨万千,“人生如梦”啊!
进了门,冷冷清清,很快被带到诊疗室,经过检查,右眼眼角膜划伤,伤口不轻,很长,就在瞳孔上方。回家要老老实实的抹药,按时复查,总是要安心修养,争取尽快恢复。于是乎我得了将近一个星期的假,这一个星期心情复杂,听天由命与恐惧的心情交错呼应,加之霏爸与霏霏很快要回国了,担心,沮丧与失落天天在我心头唱着主角。

第二天,我的半边脸肿了起来,不知道是药物作用还是伤口作祟。不过为了霏霏和爸爸行程,我还是跟着去超市。到了公共场合,我昂首挺胸,直视那些在我面前目光闪烁的陌生人,估计我这个女版亚洲的钟楼怪人也就是怪吓人的,有个小朋友盯着我的脸,脚底下没看准步子,差点摔了个马趴。。。我也没敢去扶他,估计那样的话,他反倒会哇哇大哭。这倒是让我想到那句名言“你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不对了!” 哎,你说我容易么!人要活得有尊严有自信是有条件的啊。
转天,送爷俩去火车站。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睛没出问题的时候,我们这里天天阴天,现在怕见光了,这就天天艳阳高照了!
出租车送我们到了火车站侧面的站口,巨大的采光顶棚能让人们看得清车站里的每一个细节,除了我。。。我的一只眼睛上蒙着纱布,示意大家我的临时“残疾”,因为一只眼睛蒙着,另一只眼睛也自然无精打采,前面的路能看清楚,但头脑里的印象总是朦朦胧胧。人在受伤的时候,总是很脆弱,很敏感,跟容易感伤。我拉着小霏的小手,有点不知方向地蹒跚前行,我忽然想到了我,我们,还有我们仨,还有将来,与这离家的十年。我不善于用“漂泊”二字,因为有了霏爸,让我得这么多年的生活并不感到如浮萍无依,也许当初的选择也算是冲动简单,但我是幸运的,真的。这么多年,我们像两个过家家的孩子,怎样怎样就经营起了自己的小家,还当上了爸爸妈妈,随便想想也觉得可笑和不可思议,这一路走来,岂不是就是这样携手走在一团光明之中,路在脚下,前途未知,朝着感觉中的方向一路前行。

他们回国以后,我过了至少一个星期猪一般的生活,不过不算快乐。白天闭着眼睛休息得太多了,晚上睡不着觉。另外自从眼睛受伤以后才发现,原来我喜欢的所有事情都跟眼睛有关,看书,看电脑,看电影,包括出去玩…… 之前的一切计划都打乱了,我本来打算天天晚上都去看电影,到了周末坐火车,坐飞机就出去玩,结果……
好在我第一个周末给表妹打了个电话,她建议我可以听东西,所以后来这段时间,我就天天在家里听评书,150集的“三侠五义”我已经听了三分之二强了。单田方熟悉的公鸭嗓勾起了很多童年的回忆,评书真是个好东西!小的时候,我是从来没把这些故事完整的串起来过,前因后果听这只是个大概齐,原因是,一部评书,每天一集,一个星期6集,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太长了,从来没听完过!现在有了网络,在线听也好,下载听也好,啥时候想听啥时候听,太爽了,两个星期就快听完了!!

上个周末,去看了场“里约大冒险”,很好看,眼睛的缘故,没敢看3D的。估计是2D比较冷门,进了放映厅,空空荡荡,竟然是我一个人包场!!!我找了个全场最中间的位置坐下,让自己从头到脚都镶嵌在座位里,心安理得地冒充放映厅里的一个物件,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 正美着呢,又转念一想,要是就我一个人的话,他们不会把我忘了吧?所以心里就又开始有点小嘀咕。又过了一会儿,当我开始继续肯定自己的怀疑的时候,门一开,进来两对父子。哦,不用担心了…… 不过,包场的美梦破灭了!人啊,就是贪婪,咋都觉得遗憾!!!当然,好在仅仅是遗憾而已!
片子正式开演的时候,放映厅里左一团右一簇的坐了些人,像是潮湿角落里,砖缝中长着的苔藓,我是其中最小的一朵,因为只有我是单身,坐在最最正中的位置。
片子很好笑,很轻松,也很可爱,建议没来及看的人去看看。
电影还不敢多看,毕竟没有完全恢复。不过表面上看起来,我早就与常人无异了,只是这只眼睛看东西还是模糊。最后一次复查的时候,医生说伤口已经愈合了,视力应该会慢慢恢复。上天保佑,希望赶快好起来,希望一切平安!

这些天,晚上,我经常翻看小霏小的时候的照片和视频。躺在床上,也会拿来像框,亲亲照片上的小脸,摸摸胖胖的小肉手。还有整整一个星期他们就回来了,真想他们啊!
小霏在国内,据说玩得很欢。家里面地方大,跑得开,人也多,小孩子最开心了。我天天打电话,主要为了询问她的消息,听起来一切都好,小姑娘很乖很懂事,大家都喜欢她,另外也没有因为想妈妈而哭鼻子……我心里小小失落之于,也觉得很安心。霏奶奶差不多天天都是用一种骄傲的口气讲小霏的情况,复述小霏说过的话。也就是这些话,是那枝头簇簇桃花,点缀我生活中的每一天。
家人对小霏应该是千般疼爱万般呵护,这次回国给他们带了很多快乐。只是想必分别那天不会很容易,那份感情与不舍,同我与他们离别时侯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希望大家都能快乐,要知道,此刻的离别意味着将来的重逢。
现在的我,正期待重逢的那一天。

Older Posts »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